凱達格蘭族分類之初探
                                鮮卑的版權 2006.05.25

 原文附有廿一個註解,此網頁版暫予略去。(2006.05.25)




摘要

 台灣平埔族在近十幾廿年來成為研究台灣原住民族堛瘍蒤n標的,北部、中部、南部、
東部的平埔族都有著各種範疇的研究和分析。台灣北部的凱達格蘭族是否為單一族群?百
年來有不少討論。本期中報告嘗試就手邊僅有的少數文章書籍資料,整理出歷史上出現過
的凱達格蘭族分類,輔以歷史文獻上無關語言分類的描述,了解其分支與差異,是否以單
一的「凱達格蘭族」稱呼之為恰當?最後除了引申總結之外,也希望可以藉此期中報告所
蒐集得的資料,進一步在龜崙社、龜崙語和龜崙族的連結上整理出是否有系統的關連性。

一、前言

 台灣平埔族的分類,在日據時期以前,均缺乏有系統之分類。清朝黃叔璥在《番俗六考
》中,將原住民分為北路諸羅番一至十、南路鳳山番一至三、傀儡番、瑯礄十八社等十三
個部落群。日治時期,日本學者認為居住在台灣平原地區的原住民大多已經漢化,只以「
平埔族」或「平埔番」一詞概括之,而將原住民族群的分類重點放在「高山族」,即原有
傳統上所稱的「九族」。自一九○四年伊能嘉矩將平埔族分為十族之後,雖然移川子之藏
、小川尚義、馬淵東一等著名的研究者陸續研析平埔族的分類,而在分類數量上有所增減
,但大抵都以此做為論述平埔族分類的基礎。

 後來日本語言學者土田滋又有較新的分類看法,他在一九八五年的分類中,將平埔族分
為十二族:噶瑪蘭(Kavalan)、馬賽(Basay)、凱達格蘭(Ketagalan)、龜崙(Kulon)、
道卡斯(Taokas)、拍宰海(Pazeh)、拍瀑拉(Papora)、巴布薩(Babuza)、洪雅(H
oanya)、西拉雅(Siraya)、馬卡道(Makattao)以及大武壟族(Taivoan)。

 臺灣語言學者李壬癸亦以語言學的特徵另有看法,在一九九二年提出了七族十四支的看
法:噶瑪蘭(Kavalan)、凱達格蘭(Ketagalan)【下分:巴賽(Basay)、雷朗(Luilang
)、哆囉美遠(Trobian)等三支】、巴布蘭(Baburan)【下分:道卡斯(Taokas)、巴
布拉(Papora)、貓霧(Babuza)、費佛朗(Favoran)等四支】、巴則海(Pazeh)、洪雅
(Hoanya)、西拉雅(Siraya)【下分西拉雅(Siraya)、馬卡道(Makattao)以及大武
壟(Taivoan)等三支】。甚至亦同意土田滋的「龜崙族」,增為八族十五支。

 一般認為:邵族究屬平埔族或高山族仍有爭議,除了語言學研究認為較接近平埔族語系
之外,口傳歷史則眾說紛云,亦不乏有互相矛盾之處。另外,荷領時期留下來的費佛朗語
,雖然早在三百年前就已滅失,卻已被小川尚義(1930)證明屬於貓霧拺的一支方言,而
其與道卡斯、巴布拉語言的差異程度,已達「方言」的辨異。至於凱達格蘭族,除了巴賽
、哆囉美遠、雷朗等方言之外,其實還有南崁、埔頂等方言。如果繼續搜集資料比對分析
,或許七族十四支(甚或八族十五支)都有可能只是個中介數據而已。

二、歷史記載堛漸陋H族

 除了語言的差異之外,古籍亦有一些記載,明顯可以看出北、中、南部平埔族的描繪是
非常不同的:例如,中部的道卡斯人「……御車番人貌甚陋,胸背雕青為豹文。男女悉剪
髮覆額,作頭陀狀,規樹皮為冠。」(裨海紀遊)、「……戴竹節帽;竹取其堨捸A反而
為之。……穿耳實以竹圈,圈漸舒而耳漸大;垂至肩,乃實以木板,或嵌以螺錢。」(番
俗六考)。

 中部的平埔族,通常指台中沿海的巴布拉、台中盆地北部的巴則海、台中盆地南部的貓
霧拺、雲嘉地區的洪雅,「男婦頭貫骨簪曰打拉,……嫁娶俱著紅衣。貓霧拺、岸堨H下
諸社,俱衣鹿皮;并以皮帽其頭面,止露兩目。」(番俗六考)、「岸堙B掃拺、烏牛難
、阿里史、樸仔籬番女,繞脣脗皆刺之;點細細黛起,若塑像羅漢髭頭,共相稱美;又於
文身之外,別為一種。……由諸羅山至後壠番女多白皙,牛罵、沙轆、水堿偃怴F唯裝束
各異。」(諸羅縣志)。

 南部的西拉雅人「彼等所住房屋,離地面五、六呎,以該地多所出產之竹材築造,外觀
頗美。」(巴達維亞城日記)、「放索等社熟番……捕鹿,必聽鳥音以占得失。婚娶,名
曰『牽手』。女及笄,搆屋獨居;番童以口琴挑之,喜則相就。」(皇親職貢圖)。

 從上述幾則簡短的記載,就可以發現平埔族在台灣北、中、南各地的聚落有著不同的住
居型式、不同的衣帽飾物,甚至可看到嫁娶、占卜等等不同的風俗習慣。

 另外對於台灣北部的平埔族,也有一些記載,例如:北部的凱達格蘭人「澹水地潮濕,
番人作室,結草構成,為梯以入,鋪木板於地;亦用木板為屋,如覆舟,極狹隘。……番
多不事耕種,米粟甚少,日三餐俱薯芋;餘則捕魚蝦鹿麂。」、「番婦頭無裝飾,烏布五
尺蒙頭曰老鍋。項上掛瑪瑙珠、螺錢、草珠,曰真仔贊。」(番俗六考)。

 哆囉滿「產金,淘沙出之,與瓜子金相似。番人鎔成條,藏巨甓中;……近歲始有攜至
雞籠(基隆)、澹水(淡水)易布者。」(番境補遺)、「土番善泅者,從水底取之,如
小豆粒巨細,藏之竹簏。」(番俗六考)。

 雞籠山土著「種類繁多,秉質驍勇,概居山谷。」(海上事略),除了常見的「土番」
之外,還有一種「雞距番」,「足趾楂朴如雞距,性善緣木,樹上往來跳躑,捷同猴狖。
」、「遇土番,往往竊其首去。」(番境補遺)。

 大巴里社人、金包里社人以「捕魚、曬鹽為業,不識農耕」(台灣番政志),「金包里
是淡水小社,亦產硫,人性巧智。」(番境補遺)。淡水社的支社∼Senaer人「性情狡猾
,富有殺氣,態度出爾反爾。」、北投社人則性情溫良,比較開化。(傳教師巴耶慈神父
)。

 比較特別的是桃園南崁地區的「龜崙、霄堙B坑仔諸番,體盡矲俹,趨走促數。又多斑
癬,狀如生番。」(番俗六考)。這堭埻z的諸番有著較小的體型,走路急促,被土田滋
認為是龜崙族,語言接近賽夏語,土田滋甚至猜測有可能是傳說中的矮黑人。

 綜上各種歷史記載,早期台灣北部存在的族群數量,其實非常繁多,但是因為漢人的移
入墾居,已迫使原住民族遷徙他處或慘遭同化,伊能嘉矩在一八九八年七月發表的<淡北
及宜蘭地方平埔族的舊社與分布>談到:「近年來漢人不斷的侵占行為,使得原本獨占淡
北平原的平埔族人,屈居劣勢,且逐漸淪為孤立的弱勢族群。」並指出原住有平埔族人的
部落,已有十五個部落∼大雞籠社、金包里社、外北投社、錫口社、雷里社、秀朗社……
等,已幾乎沒有平埔族居住了。

三、北部平埔族的分支及差異

 原則上,居住在台灣北部地區(基隆、台北、桃園)的平埔族統稱為凱達格蘭族;自19
04年伊能嘉矩研究分析以來,至少有五種不同的分類情況如下:
(一)伊能嘉矩(1904)、移川子之藏(1930)、小川尚義(1935)、張耀錡(1951)、
   台灣省通志(1970)都把凱達格蘭族群單一化,無地域、方言之區分,統稱「凱達
   格蘭族」。
(二)小川尚義(1944)依據語言的差異,細分為二支:台北以北、以東的稱為「凱達格
   蘭族」,台北以西、以南的稱為「雷朗族」。李亦園(1955)亦採用此分類方式。
(三)馬淵東一(1954)則修正上述的說法:台北以北、以東的稱為「巴賽族」,台北以
   西、以南的稱為「凱達格蘭族」。
(四)土田滋(1985)除了採用馬淵東一的分類之外,還利用桃園地區龜崙社僅存的四十
   五個詞彙,分析出其似獨立於凱達格蘭語之外,甚至可能和賽夏語較接近,亦不排
   除「龜崙族」存在的可能。
(五)李壬癸(1991)認為「凱達格蘭族」應是北部平埔族(噶瑪蘭以外)的總稱,其分
   支包括台北、基隆的「巴賽」方言,以及台北、桃園的「雷朗」方言(含南崁、埔
   頂方言)、宜蘭的「哆囉美遠」方言(含里腦方言)。

 由上述資料可以整理出台灣北部的平埔族主要分類的差異應該有以下四種:
(一)一個族名:「凱達格蘭族」。
(二)二個族名:「凱達格蘭族」、「雷朗族」;或「巴賽族」、「凱達格蘭族」。
(三)三個族名(土田滋):
  1、巴賽族:包括巴賽方言、哆囉美遠方言、里腦方言。
  2、凱達格蘭族:包括雷朗方言、南崁方言、埔頂方言。
  3、龜崙族。
(四)一個族名,內含三支方言(李壬癸):
  1、巴賽方言。
  2、哆囉美遠方言:包括哆囉美遠方言、里腦方言。
  3、雷朗方言:包括雷朗方言、南崁方言、埔頂方言。

 若以方言區分,這一個族群的方言數已知至少有六個,應不致有太大的爭議,而具有爭
議的部分,其癥結點均在於語言學上的分類,綜整有下列三項:
 (一)小川尚義指稱的「凱達格蘭族」,應否依馬淵東一的意見改稱「巴賽族」?而「
    雷朗族」應改稱「凱達格蘭族」?或乾脆統稱為「凱達格蘭族」?
 (二)土田滋所指稱的「巴賽族」,是否依李壬癸的意見改稱「巴賽方言」?而「哆囉
    美遠方言」,非屬巴賽族的方言?
 (三)龜崙社使用的龜崙語是否獨立於凱達格蘭語之外,成為獨立的一族?或是和賽夏
    語較接近,而為其一分支?

四、北部平埔族統稱為凱達格蘭族?

 根據考古的資料,大約距今一千八百年前,今桃園至宜蘭的沿海與鄰近的平原就有以狩
獵、捕魚的族群在此生活。依據文獻可知這片區域除了蘭陽平原的噶瑪蘭族之外,還有一
些族群存在,而這些族群如上節所述,被若干學者以不同的分類予以區分。然而卻可在相
關文獻中發現,各種分類法似乎都還有可被挑戰的部分,是否另有未列入的族群?或者分
類方式是否可被公評?在在都有探討的空間。首先就依土田滋和李壬癸的分類堜珨〞漕
腦方言談起。

 最早在蘭陽平原定居的是噶瑪蘭族,而凱達格蘭族的一個分支(巴賽人)於西元一六○
○年左右由北向南遷移到宜蘭社頭海邊,即哆囉,然後在十九世紀初再分出里腦,然而里
腦卻位處內陸,周圍盡是噶瑪蘭族的勢力範圍,為何可以如此遷移建社,李壬癸與施添福
認為似有疑義。

 從馬淵東一(1954)所查訪的資料:「噶瑪蘭族對於里腦社也似乎曾把他看作有些異端
,例如稱他們為『猴子的子孫』等。」可理解里腦這一族群對於當時噶瑪蘭族而言,應屬
異族。淺井惠倫在社頭(今宜蘭縣壯圍鄉新社村)蒐集了哆囉美遠的語料,含故事十二篇
、歌謠三首、禱詞一首、詞彙約八百個;也從新社(今台北縣貢寮鄉穗玉村)蒐集到巴賽
語近八百個字彙。並蒐集了里腦語料,綜整了該三種語料的字彙、音變並互相比較之後,
得知有下圖的分支關係,而且由波越重之所蒐集的里腦三十七個單字完全和哆囉美遠相同
的情況推斷,他們分支的年代應該在十九世紀初。

       ┌─哆囉美遠
     ┌─┤     
 東北支─┤ └─里腦
     └───巴賽

 事實上,里腦部分詞彙與巴賽語相同或相似,而與噶瑪蘭語完全不同,且里腦的一些特
殊詞形既不見於噶瑪蘭語也不見於凱達格蘭語,李壬癸認為那是原屬凱達格語的部分殘留
。加上哆囉美遠和里腦有不少語彙受到噶瑪蘭語的影響,幾已和巴賽語相去甚遠,其分裂
年代至少數百年,故獨立出巴賽方言和哆囉美遠方言並無不妥。反倒是由語彙證據而言,
並無充分的理由可以把巴賽方言認屬為巴賽族。

 馬淵東一認為凱達格蘭族應是居住在台北南側和桃園一帶的雷朗才對,因為所謂的凱達
格蘭人自稱「Bassay」(巴賽)人。但是李壬癸則認為凱達格蘭族乙詞已沿用一世紀,突
然改名易引起誤解。這或許不是學者面對史實或語言證據時該說的話,但是以目前的政治
環境或族群自我意識提頭的現象而言,連台灣最早的原住民是矮黑人這種論點都招引來嚴
厲的撻伐,除非有更多的語料可以支持巴賽方言獨立於凱達格蘭族之外,若擅自縮小了凱
達格蘭族的勢力範圍或更改其族名,勢必會引起不當的聯想或誤解。這可能也是李壬癸感
到無奈之處。

 至於雷朗方言和巴賽方言其間的差異亦不小,語言分支則有如下圖的關係。土田滋把使
用雷朗方言的小區域認屬凱達格蘭族,而排除巴賽方言,其實只是其假設並無推論,李壬
癸先生認為沒有依據,仍應稱為雷朗族為宜,而且應包括桃園地區的南崁方言、頂埔方言
,可惜的是李壬癸先生並沒有進一步的說明。一方面也因南崁方言、埔頂方言以及宜蘭地
區的馬賽方言(可能屬巴賽之一支),尚未就相關語料進一步比對,無法探究其列入方言
分支是否得宜。

     ┌─雷朗
 西南支─┼─南崁
     └─埔頂

 另外李壬癸先生似乎忽略了一個部分(亦可能是比較之後認為無特別之處):伊能嘉矩
曾記錄了凱達格蘭族北投社的一些單字,若用以和巴賽語、哆囉美遠語比較(詳如下表)
,則會發現北投社的數字三、四、六、八、九等五個字的讀音和巴賽、哆囉美遠並不相近
,為何沒有被列為是另一種方言?甚或是另一族群?(表列六種動物的名稱倒還和巴賽語
非常接近)如果可蒐集到更多的語彙資料,相信可以在北投社的分析歸類上有更進一步的
發現。

數詞 原始南島  北投社    巴賽   哆囉美遠
 一 *-t‘a    ca      ca    uca
 二 *Dusa    rusa     lusa   zusa
 三 *telu    pinum    cu    ucu
 四 *sepet    siwa     sepat   sepat
 五 *lima    cima/tan  cima   ucima
 六 *unem    keon     anem   nem
 七 *pitu    pitu/giruk pitu   pitu
 八 *walu    kipat    wasu   wacu
 九 *siwa    gesa     siwa   siwa
 十        ravatan   labatan  taang
 狗 *watu    wacu     wacu
 豬 *babuy    vavui    babuy
 猴 *lucung    roton    rotong
 雞 *teRakuk   torokok   tarahok  toqqoq(a)
 鴨 kLava    kurava    kulaba
水牛 karabaw    karavao   kalabaw

 根據十七世紀前葉西班牙傳教士所記錄的資料,「每一個省區以至不同的村落都有他們
自己的語言」,所以當時台灣北部其實並不只有一種語言。除了通行於北部的巴賽語之外
,「至少其他兩種語言並存」,一種是在淡水河北岸的 senar語,一種是淡水語。但是非
常可惜的是,這兩種語言的語料迄今仍沒有人找到過,不然整個北台灣平埔族的分類(或
歸類)或許就因此改寫了。

 如果依李壬癸先生的考量把台灣北部的平埔族統稱為凱達格蘭族,把前述二種語言分支
圖予以結合,再採用官方版的「台灣原住民史∼平埔族史篇(北)」所言:「凱達格蘭族
,是巴賽人、雷朗人、龜崙人三群人的總稱。」,再加上未列入考慮的北投社的方言、未
發現語料的 senar語和淡水語,其語言樹的方言分支圖就有可能會是如下圖的模樣:

          ┌─哆囉美遠
        ┌─┤   
    東北支 │ └─里腦
   ┌────┤     
   │    │ ┌─巴賽
   │    └─┼─馬賽
   │      └─北投
 凱 │          
 達 │西南支 ┌─雷朗
 格─┼────┼─南崁
 蘭 │    └─埔頂
 族 │        
   │西北支 ┌─senar
   ├────┤    
   │    └─淡水 
   │         
   └──────龜崙 

 由這個方言架構可知,光是由語料或是疑似有語料的方言數就已達十一種之多,若把每
一種方言都認屬為獨立的一支族群而稱之為某某族又太過穿鑿附會。統稱為凱達格蘭族,
應該是現階段語料不足情況下較適宜的方法。

五、結論

 台灣平埔族在最近十∼廿年來成為研究台灣原住民族堛滬垠n標的,北、中、南、東部
的平埔族都已有各種範疇的分析和研究,就目前的資料來看,雖然已經有很多學者投入大
量心力去蒐集整理,但是對於這三百年來逐漸消失的平埔諸族而言,真真實實地反映出其
在台灣的滄桑歷史和境遇。我們沒有辦法忽視平埔族的存在,依「有唐山公,沒唐山媽。
」的諺語(或稱為史實),在在都在提醒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我們必須正視平埔族在台灣
創造的延續性歷史。

 台灣北部的平埔族其實有眾多的族群,不管是用方言來區分,或者是用歷史文獻所記錄
的風俗習慣來辨別,都可以看到其具有非常多樣且特殊的樣貌;然而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
一日台北市介壽路更名為凱達格蘭大道,象徵著台灣北部的平埔族已被「凱達格蘭族」所
統一,若再去切割、再去強硬區分東北部稱「凱達格蘭族」、西南部稱「雷朗族」,或另
去爭執東北、西南應分別為「巴賽族」、「凱達格蘭族」,似乎都已經沒有意義了。倒不
如統稱「凱達格蘭族」而另以「方言」論述來得有價值。

 和其他平埔族一樣,凱達格蘭族因為人口大量被同化∼日治時期僅剩一兩千人,流離失
所∼幾乎每個舊社部落都有因漢人墾居而迫遷的紀錄,語言大規模地被漢化∼清同治十年
(1871年)的淡水廳志描述當時平埔族的漢化情形:「今自大甲至雞籠諸番……即諳通番
語者,十不過二、三耳。」凱達格蘭族的消失在語言、族群的存亡理論上又是一個活生生
的實例。雖然這個族群已經消失,但生存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都不該遺忘她。她對台灣史
的連續性上確實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另外,李壬癸先生認為,從極有限的資料來看,龜崙語有可能和賽夏語有比較接近的關
係。因此,在凱達格蘭族活動範圍內的龜崙社,所使用的龜崙語是否即非屬凱達格蘭語的
一支方言,而較近似賽夏語?抑或是一支獨立的族群?另再加上賽夏族的口傳「賽夏族可
能是敗戰於明鄭而逃入山中的道卡斯族」,龜崙族是否又和道卡斯族有所關係?目前刻正
持續蒐集相關資料中,希望在下一篇報告時可以有較完整的分析。

參考書目

詹素娟 1995 宜蘭平原噶瑪蘭族之來源分佈與遷徙,台北 中研院史語所
楊南郡 1996 台灣百年前的足跡,台北 玉山社
李壬癸 1996 宜蘭縣南島民族與語言,宜蘭 宜蘭縣政府
    1997 台灣南島民族的族群與遷徙,台北 常民文化
    1997 台灣平埔族的歷史與互動,台北 常民文化
劉還月等五人 1998 尋訪凱達格蘭族,台北 台北縣立文化中心
森口琱@ 1998 伊能嘉矩 蕃語調查手冊,日本 日本順益
李壬癸 1999 台灣原住民史 語言篇,南投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詹素娟、張素玢 2001 台灣原住民史 平埔族史篇(北),南投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楊南郡 2005 台灣百年曙光,台北 南天